fi18cc含羞草app免费

♂? ,,

“初一,这个交给!”

恤男此刻身受重伤根本招架不住,但如果现在使用永灵戒,万一龙泽一郎出现的话我们就真的没底牌了。

我灵机一动把永灵戒递给恤男,永灵戒经过我多年的使用,已经具备了御宝功能。

即便不召唤阴灵出战,小戒灵本身也能够对佩戴戒指的人ti gong灵力,继而增强法器的效果。

他的八面汉剑是最传统的中华w qi,比我这把蒙古弯刀更适合御宝加持。

果然,恤男戴上永灵戒后整个人精神了许多,他站起身挥舞着长剑,招招直取阴阳xiǎo jiě的咽喉。

白眉禅师则高声诵读佛经,背后出现了一尊金光璀璨的千手观音幻影,千手齐出,威力无比,阴阳公子身上凡是被打中的地方都好像被烈火灼烧过一般。

胜利的天平似乎一点一点向我们这边倾斜,我拖着身体一点点挪进困灵阵,刚进去就听到阴阳公子痛苦的惨叫声。

难道白眉禅师得手了?我扭头看过去却发现他一点事没有,眼神却有些发直,顺着他目光看过去,我惊喜的发现恤男竟然把阴阳xiǎo jiě的脑袋砍了下来!

“我说过,还不够格!”

恤男看着阴阳xiǎo jiě没了脑袋的身体说道。

清甜系氧气美女俏皮爱卖萌唯美私房写真

我看着阴阳xiǎo jiě那张死不瞑目的俏丽脸蛋,心里一阵恶寒。

“i i”

阴阳公子大喊一声,接着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少主,他们人到齐了!”

少主,龙泽一郎果然来了!

也就几秒钟的功夫,古董店大门咣当一声弹开,身穿忍者服的龙泽一郎翻滚着落到白眉禅师对面。

“少主,他们害死了小妹,要给我们报仇啊!”阴阳公子红着眼道。

“哼,没用的东西。”

龙泽一郎不屑地看了阴阳公子一眼,慢慢揭开了忍者服的面纱。看的出来龙泽一郎的实力比之前要厉害的多,可是声音怎么听怎么奇怪,好像是太监的腔调。

“又杀了我的人,这账怎么算?”

“想怎样?”

我努力地站起来,和恤男白眉禅师站到了一起,龙泽一郎看到我以后原本正常的眼睛瞬间变得血红,继而变得一片漆黑。

“快躲进困灵阵,我来对付他。”

白眉禅师说完将佛珠朝龙泽一郎抛了过去,我还没反应过来,恤男就拽着我跑进了困灵阵中。

本以为白眉禅师要和他打一场,谁知白眉禅师只是拖延时间,等我们进来以后他也迅速跟了进来。

“都别急,今天有一个算一个,我要让古董一条街鸡犬不留。”

龙泽一郎说话间身体四周散发出墨水一般的迷雾,眼睛开始黑中透紫,整个人如同修罗死神一般,身体也严重扭曲成一团。

看来他的忍术已经相当逆天了,怪不得白眉禅师如此忌惮。

“不行,这样下去困灵阵也撑不住,我去拖住他,们赶紧跑。”

白眉禅师看到龙泽一郎变成了怪物,脸色一变,他闭上眼睛三根手指头不停的掐算,闷声说道。

说完认真的看了恤男一眼,起身冲了出去。

暴走后的龙泽一郎舌头露在外面,像是一条软剑似得不断地往白眉禅师身上招呼。

由于他的身体已经走形,身体竟隐隐有些虚幻,以至于白眉禅师好几次攻击都没有效果,恤男见状抽出八面汉剑出去帮忙,谁知龙泽一郎看似并不存在的身体竟然如同钢铁一般。

削铁如泥的八面汉剑砍上去,竟然只发出了几阵金属碰撞的声音,恤男显然也没想到会是这效果,一时间愣住了。

龙泽一郎冷笑着一巴掌拍在他后背上,恤男当即喷出一口鲜血。

“快走!”

白眉禅师拖着恤男想要重新回到困灵阵里,这中间最多也就五米远,可他们两个人已经没了力气,龙泽一郎的速度却比风还要快,大老远我就看到他脚底的鞋子上蹭地冒出来一把一尺有余的尖刀,用尽力朝着恤男后颈刺了过来。

“小心!趴下!”

我用尽力吼道,可白眉禅师并不知道身后具体什么情况,下意识回头反击,看到刀子后竟反射性的挡在恤男面前。

我看着龙泽一郎迅速逼近的尖刀,噗的吐了一口鲜血。

下一刻,龙泽一郎的尖刀刺入白眉禅师的下巴,又从后脑穿出。

半昏迷状态的恤男还想拉着白眉禅师进阵,见对方没反应,诧异的抬起头来。当他看到白眉禅师满脸鲜血的时候,瞬间瞳孔一缩。

“九麟救”

白眉禅师看着我费力的说道:“救初一”

他每说一个字都要吐出一口鲜血,说完后竟然努力让自己摆出一副打坐的姿势,双手握紧佛珠叠在胸前,吐着乌血的嘴角飞快蠕动着,似乎在念什么东西。

在他的身后,那尊高大的千手观音幻象摇摇欲坠。

我顾不上自己的疼痛,拼尽力把恤男从外面拉了进来,我冲他大吼着:“初一,要活着,一定要活着,我们一定要活着!”

龙泽一郎多次想要冲进来,但一进入困灵阵的范围就会被千手观音打回去,这也得益于他最近修炼了邪术,正好遇到了佛法的克星。

“缩头乌龟,一个个的躲在别人背后,让们的朋友替们受罪是吗?”龙泽一郎恼羞成怒的道。

白眉禅师还在蠕动着嘴唇,我知道他是在诵读最后的佛语!该死的龙泽一郎竟然为了激我们出去,不停的攻击着白眉禅师。

每攻击一下,白眉禅师就会喷出一口鲜血,千手观音也跟着模糊一分。

但他随后就继续念自己的佛语,支撑着观音幻象,尽管动作越来越慢。

“别拦着我,我要杀了这个畜生!”

恤男再也无法控制自己,他与白眉禅师几十年的交情,如今白眉禅师就在几米之外被人无情的伤害着,他怎能坐视不理。

可是我不能放任他出去,那样白眉禅师真的就白白牺牲了!

终于,白眉禅师不再念经了,他的脑袋无力的垂了下来,却还保持着打坐的姿态。

下一秒,高大的千手观音幻象啪的一声,炸裂成了无数碎片。

诸德圆满诸恶寂灭,白眉禅师圆寂了。

“这些人都是因而死,有什么资格躲在里面做缩头乌龟?”

龙泽一郎不停的辱骂着我,我的心在滴血,如果不是因为我,白眉禅师现在还在寺庙里修行,可我能因为这个就冲出去拼命吗?那他的死还有什么意义。

活着,有时候比死要难得多!

ps:跟大家聊一聊,最近生病了,还发生了许多事,怕大家担心一直没说。医生建议不要高强度工作好好修养一两个月,但老九知道大家天天都在等,所以一直都在熬夜写,有时候推荐票和月票的加更没送到,希望大家理解,时间长了真的扛不住,我只是一个平凡人,也有小病小灾,但我也知道:不离我不弃,为了大家我会努力!